我和“国宝”有个缘

日期:2020-10-08 12:37:45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 成年扬子鳄似乎很凶猛

        俺叫佘世珍,今年78岁,家住安徽省宣城市周王镇红洋村。这儿是国家级扬子鳄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之一,几十条“国宝”扬子鳄在这片区域安家落户、繁衍生息。30多年前,俺与扬子鳄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因为扬子鳄,俺有幸获得了“斯巴鲁生态保护奖”,还光荣地当上了地方道德模范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世纪80年代,一个偶然的机会,俺家附近的红星水库里发现了扬子鳄。林业部门非常重视,专门在这里设立了保护点。因为邻近水库,便于看管,保护区请俺丈夫做了护鳄员。后来,俺丈夫病故,俺“妻顶夫职”,接过了看护扬子鳄的重任。

        俺这人性子急、爱逞强,做事喜欢较真。接手扬子鳄看护任务后,为了避免做不好而让村里人说闲话,俺几乎把整个人都投进去了。每天傍晚和清晨,俺都要到保护点走上一圈,看看有没有异常情况。没多久,这些伙计出洞觅食的时间、爬行的路线,都叫我摸透了。慢慢地,俺还敢抓这些看似凶猛的家伙了。有一回,俺看到一条1米多长的鳄鱼沿着稻田爬行,但在一处高坎被挡了,我连忙跑过去,用手托举、帮它上坎,直到看见它安全游进塘里。还有一次,在例行巡查时,俺突然发现几个小青年在库塘“电鱼”。这可十分危险!因为塘里的小鳄鱼肯定经不起高压电击。我冲过去制止。但他们不予理睬,说什么水库是公家的,我管不着!情急之下,俺灵机一动,甩掉脚上的胶鞋,试着要把脚伸向塘里,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。几个小青年一看慌了神,灰溜溜地跑了。毕竟他们也害怕电死人!事后每想起这段经历,俺都暗自佩服自己的机智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年7月是扬子鳄生蛋的季节,也是俺最忙的时候。每天俺都要上岛好几趟,看看鳄鱼下蛋的情况,检查有没有滚出窝、有没有被压坏、有没有小鳄鱼出壳。有一年夏天,一条年轻的母鳄在岛上下蛋。因为初次做母亲、没有经验,生下的蛋被压碎了许多,草丛中尽是碎壳。俺非常难受,把这事告诉了保护区的同志。他们一面劝慰,一面告诉俺鳄鱼下蛋时的护理事项。取到了真经,第二年俺提前准备,把两捆稻草放到岛上。月底,俺划船上岛,扒开窝面上的杂草树叶,数了数,正好30个,一个没破。俺那个高兴啊,恨不得手舞足蹈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付出终有回报!保护区的同志告诉俺,他们在近期调查中,亲眼看见咱这个保护点上有14条野生扬子鳄(据此推算,理论上至少有几十条)。俺知道,也许这当中没有咱多大功劳,但至少付出了一把苦劳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啊,岁月不饶人。前两年,因为年纪大了,俺把这门差事交给了大儿子,改为“幕后垂帘”。我想,“子承母业”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毕竟俺会毫无保留地向儿子传授30多年来的“真经”,而且农忙时还能顶顶岗,继续发挥余热,俺很知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让俺欣慰的是俺的小孙子,前两年高考时,自己挑选了安徽师范大学动物专业。后继有人!俺看到了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光明前景。俺姓“佘”,村里人都喊俺“佘老太”,俺喜欢,因为俺打骨子里都想成为守护扬子鳄的“佘老太君”。

        (“我的野生动物保护故事”一等奖作品。)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