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红楼梦》秦可卿婆婆:貌美嫁入豪门,却身不由己,堕入罪恶监牢

日期:2020-07-10 21:49:24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尤氏一门三姐妹,个个貌美如花,我便是那大尤——《红楼梦》里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女娇娥尤氏。

美丽的容颜, 似乎天生就是用来穿绫罗绸缎的,但此刻我却和宁国府一干人被下入污臭的监牢。

小小一间女监,横七竖八或坐或躺了7、8个人,个个衣衫单薄破烂,有几个的衣服只犹如几片破布,胡乱地围在身上,连羞耻都遮不住。

一进牢房,这群披头散发的女人围上来,七手八脚地将我和几个嬷嬷的华服扯下来,在自己那破烂衣服上比来比去。

头上的珠花被一个疤脸女人一把扯下来,插在自己如蓬草一般的头上,精致的珠花在她没有一丝生气的瘪脸的映衬下,十分怪异。在灰暗的色调中,她眼睛却放出贪婪的亮光:

“穿得这么好,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奶奶吧?大奶奶你不用怕,像你们这样出身的人家,不用几天,你家人就把你弄出去了,别的不知道,这牢房里的事,我门清!”说着就把其他女人抢走的衣服首饰一件件要回来,勤谨地帮我又穿戴好。

展开剩余88%

就这样,靠着这个疤脸女人的判断,我虽身在这污秽之地,却受到了这些女犯人的优待,获得了一个最宽敞的铺位。

回想往日时光,恍如隔世,我这一生天上地下,经历了三生三世。

第一世:嫁进豪门国公府,寒门女的幸运?

今天是端午节,也是有生以来最黑暗的一天,没想到这罪责真的会落在宁国府头上。

大节下,我正带着嬷嬷和丫头们准备香囊和蒲草,突然一帮衙役闯进来,带走了老爷贾珍、贾蓉父子、我还有来升等管家,以及几个素日管事的嬷嬷。

赫赫扬扬的宁国府,一朝沦为阶下囚,我也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宁国府的当家奶奶,沦落为女囚犯,虽然疤脸女人说,只要有钱,很快就会有人来赎我,但我心里知道,我在贾家的地位,真的有人来赎我吗?

说到底,我只是一个因美貌嫁入豪门的寒门女子,在贾家宁荣两府,没有娘家稳固的根基,我只能是一个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的普通女人,而且是个填房。

我的娘家尤家,原本只是一个微末官宦,父亲官路不通,又没有出众的才干,但却有一颗求官富贵的活泛心眼,并不甘心做一个寒酸的小京官,但命运如此,他也只能拍手哀叹而已。

直到我长到及笄之年,机会来了。

当时我正是豆蔻年华,颜值在京城公子间被传为“倾倒了一座城”,恰逢宁国府珍爷新丧,因贾家与我父亲有些来往,这珍爷便托人向父亲求亲,做填房。

做贾家当家奶奶,这对父亲来说不啻天上掉下了金元宝,父亲当即应允,就这样,我被一乘花轿抬进了宁国府这高门大院。

随着我的高嫁,父亲也平步青云,钱包也鼓了起来,年过半百的父亲,还迎娶了风韵犹存的寡妇尤老娘,这尤老娘还带来两个堪称世间少有,集美貌和才情为一身的异母妹妹尤二姐、尤三姐。

嫁入豪门前,我是贫寒的小门小姐,嫁入贾家后,因没有婆母,公爹贾敬一味修仙好道不理俗务,在外人眼中,我成了宁国府当家的奶奶,风光无限,但背后的苦楚却如人饮水,甘苦外人不会知道。

第二世:富豪的贫贱奶奶,身不由己的傀儡妻子

贾家一门两座国公府,相比荣国府,宁国府更加没有规矩,在老爷贾珍的带领下,日甚一日的奢靡、颓败、腐朽。

在老爷的“家风”传承下,打破了婚姻中的门第门槛,真正地实现了嫁娶只根据贾家人的爱好,因此我和我的儿媳秦可卿这样漂亮但出身贫寒的女子,才得以嫁进宁国府。

寒门女嫁豪门,外人看上去风光无限,但进入豪门的同时,意味着丢失了自己:在家庭这件事上,处处小心,身不由己,最后自己也可能被裹挟,滑进罪恶的深渊。

不得不说,我还算一个情商比较高的女子,既然要享受豪门带来的福利,有些东西就不得不接受。

1、老公的花心:无底线

和老爷贾珍结婚后,确实过了一段甜蜜的时光,但不久,他的本性就暴露出来:无底线的花心。

家里的老家奴焦大就说,“爬灰的爬灰,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。”

老爷把宁国府从上到下,不管丫头、主子,只要是女子,将及淫遍,这也还罢了。最丢人的是,把我娘家异母异父的妹妹尤二姐、尤三姐,也骗到了手,暗地里偷偷摸摸干些见不得人的事。

这也还罢了,本来尤老娘和她带的两个妹妹在京城圈名声就不好,更可气的是,老爷竟然对儿媳秦可卿下手。

虽然老爷和儿子贾蓉聚麀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,尤二姐和贾珍、贾蓉父子二人聚麀,早已满府皆知,但毕竟尤二姐、尤三姐没有名公正道地嫁进来,儿媳秦可卿却不同,她是我宁国府八抬大轿抬进来的,是过了名路的少奶奶。

得知秦可卿和老爷的暧昧之事,我是怒火中烧,却是敢怒不敢言。非但不敢声张,即便在贾珍面前,我连敢表露一点不满都不敢。

不是我没有刚性,只是我很知道自己的处境,这本就是以夫为天的时代,更何况,我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“宁国府奶奶”这个身份给予的,也是老爷贾珍给予的。

对于老爷来说,我之所以还能呆在奶奶这个位置上,只是因为我能够容忍他的无法无天,做事稳妥,能够得到贾母等长辈的认可,不然,以我现如今年老色衰的模样,在他那些莺莺燕燕中,早已毫无任何优势可言。

这也许就是他找寒门女的原因,换做西府里的王熙凤,珍爷能够这么自在吗?

“过于从夫”四字,正是我这一生悲剧的根源。

对于自己,我是有自知之明的:我本性善良,贫寒的出身,让我能体会下人的不易,对于同样寒门出身的 儿媳秦可卿,我是既欣赏她的才干,又对她的处境感同身受,我们俩可以说是这宅门主子里难得的好婆媳。

2、妯娌之斗:好闺蜜王熙凤变脸,我被踩在泥里

我的娘家没有根基,在这宅门里就没有话语权,但我却也有尊严,贾珍我管不住,但我在贾母、王夫人、邢夫人跟前,从不敢行差踏错半步,一直小心谨慎,荣国府的管家王熙凤,我们也算处得不错。

曾经我以为自己处事周到,即便根基不如王熙凤、李纨等,但也不至于受欺负,但我想错了,王熙凤为了自己的利益一把将我的尊严撕碎,踩在地上狠狠蹂躏。

因为贾琏偷娶尤二姐,王熙凤盛气凌人来到东府兴师问罪,珍老爷见识过凤丫头的难缠,赶快躲了,留下我和贾蓉应付这位姑奶奶。

这件事上,我确实有错处,同为女人却和贾蓉、贾琏合伙瞒着王熙凤,把这事做成了。

王熙凤说,这件事上我有私心,想让尤二姐嫁给贾琏,慢慢挤占了她的位置,我们尤氏姐妹好互为臂膀,霸占她的地位。这实在是冤枉,想我又没有子嗣,娘家也没有亲近的亲人,我要那些有什么用,我真正忌惮的无非还是珍老爷罢了。

我与你王熙凤关系再好,你也管不了我的吃喝,而得罪了老爷,我的下半辈子就没有着落,两相权衡取其轻,这是我的无奈。

好不该,这凤丫头进门对我又踢又打,撒泼打滚,我在下人面前毫无尊严,在整个贾家上下,都成了一个笑话,让我怎么面对这两府上下的人,真是欺人太甚。

第三世:深陷沼泽,只能随之沦陷,悲剧的开始竟是嫁入豪门

贾家的风向标风云突变,首先是荣国府经济日渐枯竭,宫里的贤德妃元春渐渐不得势,朝廷对贾家的削弱首先表现在荣国府,王熙凤因为无法让荣国府正常运转,遭到家族上下的指责,首当其冲的就是贾母和王夫人。

平时忌惮凤姐威风的人,这时纷纷跳出来,她放高利贷、克扣下人、不尊公婆等等丑事都暴露出来。

借着这个时机,我悄悄和贾琏说起了尤二姐的死因:王熙凤不仅害死了尤二姐,还害死了她腹中已经成型的男婴,贾琏无后,都是王熙凤的功劳。

其实这些年我都在寻找尤二姐的未婚夫张华的下落,最终被我找到了,在人证物证具在的情况下,王熙凤无可辩驳,最终被贾琏休回了金陵,不久死在娘家。

也许是报应轮回,屡试不爽。荣国府衰败了,再也没人为宁国府遮掩丑事,当年的不法之事也纷纷被翻了出来,其中秦可卿的死就是我们一家人合谋的罪证。

当年珍老爷对儿媳秦可卿一直觊觎但不得手,终于在天香楼上,强行与儿媳发生了不伦之事。

可卿虽秉花月之貌,但毕竟出身秦业这样的书香门第,不堪忍受贾珍的恶性,就要嚷出来,贾珍怕丑事败露,对儿媳下了杀手。

为了善后,老爷叫了我和贾蓉,将死去的可卿吊到房梁上,伪造了秦可卿自杀的现场,秦可卿的贴身丫鬟瑞珠触柱而亡,宝珠为可卿守墓终生。

这件事当时被满了下去,但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,见贾家势力削弱,很多本族人翻出了此事,将我们一家三口下入大狱,他们好趁乱霸占祖产。

我这一生,错就错在不该羡慕富贵,嫁入豪门,失去了自己的良心和底线。

我在这狱中,没有向那疤脸女人说的,很快被家里人接出狱,家族上下,谁还会记得我这个奶奶呢。

之后,这些狱友很快看出我出狱无望,且没有人来看我,让我睡在了最靠近马桶的地方,吃她们剩下的饭菜,洗她们所有人的衣物……

几年后,皇帝大赦天下,我被放了出来。但出不出狱还有什么区别,我没有子嗣,家人四散奔走,我在这世上再无亲人和牵挂,活着,没有灵魂地游荡着,“哪里青山不埋骨”,走到哪里算哪里吧……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