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:长征路上,一触即发的毛尔盖之战为何没打响?

日期:2020-10-09 13:44:39 作者:guest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1935年7月,红军在长征中到达了川西北,蒋介石判定红军下一步行为为:一、经陇南或青海向西北,打通国际路线,与苏联沟通;二、东向岷江,面向大金川,建立根据地;三、以理番、懋功为新根据地,渐图?????发展。以上三个方向,以第一项可能性为多。

不料,红军涉险犯难,出人意料地横跨草地,北进甘南,将他的部署全盘打乱。于是,他急令胡宗南率第1师等主力向松潘地区集结,准备再次与红军决战。

经过长途跋涉,“天下第一师”官兵疲惫不堪。胡宗南登上城墙,绕城一周,仔细察看了城外地形,见崇山峻岭环围四周,惟一的一条古道由南而北穿城而过,松潘如一道坚不可摧的闸门,扼住了川甘交通。

这时参谋长于达建议: “不妨派支小部队到毛儿盖设防,预作前哨,可防匪突然兵临城下,使我措手不及。”

胡宗南转身朝传令兵道:“令第1团加强营李营长跑步前来!”

展开剩余77%

李日基满头大汗跑上城墙,气喘吁吁地立正报告:“第1团加强营营长李日基晋见师座!”

胡宗南办事向来干脆利落,指着地图便开始下达任务: “命令你营明晨开拔,前往毛儿盖驻防。”

“是!”

“任务是七个字:搜索、警戒、打游击。若匪部来犯,能不能打,全由你自己作主,不必向我请示!”

“是。”

李日基跑步离去。

7月8日,李日基率1000余人马抵达毛儿盖,一条小河由北向南奔流不息,河虽不宽,却流量很大,河水一泄千里,声震数里。两岸有百米宽的缓坡,种满快要黄熟的青稞,东西两座大山隔河对峙。西山脚下有一座喇嘛寺,寺内有座金顶宝塔。李日基走进寺庙,不禁喜出望外,里面竟有二百间空房,据带路的通司说,这个荒凉的地方是个宗教活动中心,每逢大集会,四方喇嘛云聚于此,那些空房就是留给他们住的。

李日基下令全营进驻寺庙,然后带着一队士兵四处侦察,并且将地形图绘好,派人送往松潘。

胡宗南看了地形图,认为毛儿盖战略地位重要,于是电令李日基固守,拦截红军。李日基接电大吃一惊,当即回电说固守毛儿盖至少需要一个团的兵力。胡宗南又下令补充第2团副团长率一个营前往增援。

那位副团长一到毛儿盖,不由倒吸一口凉气,说:“山虽大,却不长树木,齐腰深的茅草枯黄了大半,山的坡度较缓,几个冲锋就能直达山顶。无险可守,要构筑工事,谈何容易!孤军深入到这么个荒凉的地方,分明是上峰拿肉包子打狗嘛。”

正在副团长烦恼之际,救星到了。

师部参谋李苾奉胡宗南之命到阿坝联络藏族土司,返回松潘途中,路过毛儿盖。副团长与他交情不错,好肉好酒款待,席间唉声叹气,李苾问:“何事烦恼?”

“毛儿盖乃赤匪必经之地,近闻有大队人马正翻越雪山,此地易攻难守,我们在此不过起前哨作用,真要固守无异于自取灭亡!”

李苾酒过三巡,已有些醉意,深为朋友担忧。

“这个前哨迟早要被共军拔除,”副团长诱导道,“既是放哨,何必这么多人?师座处置不当啊!”

李苾若有所思,停杯投箸,慨然许诺:“我会设法调你回松潘,既为老兄解忧,也为党国保存实力。”

两天后李苾回到松潘,胡宗南果然问守住毛儿盖需要多少兵力。李苾说:“一个营足矣!”

胡宗南沉吟半晌,终于悟出了李苾话里玄机,既然毛儿盖的作用不过是警戒,红军势在必得,多投入兵力便多一份损失,于是电令那位副团长率部撤回。

几天后一个深夜,胡宗南又接到李日基的告急电,于是果断下令:

“该营接电立即撤回,并将电台砸毁;回来士兵一人赏洋10元,带回武器一枝赏洋20元。”

李日基将电报译到“并将电台砸毁”,便没往下译,抓起一支步枪,用枪托一顿猛捣,随后率部突围。

当他逃到松潘时,上千人的加强营已不足百人。他深怕胡宗南处罚。正在惶恐不安之际,胡宗南的副官通知他去军需处领赏,搞得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问清情况,方转忧为喜。

就这样,红军一枪未放,占领了毛儿盖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